关于错误问题的产业政策辩论

时间:2019-03-25 09:20:27 来源:颍东门户网 作者:匿名



2016年,林毅夫和张维迎就产业政策进行了辩论。他们非常活泼,引起了很多关注。他们也谈了很多讨论。后果并没有停止。

事实上,就辩论本身而言,很难做出正确与错误。更重要的是,两人实际上是在互相谈论。怎么说呢?据张维迎介绍,但在人类历史上,产业政策将不可避免地失败。根据林毅夫的说法,如果发展成功,就必须依靠政府。张的话太过分了,历史上必须有一个成功的产业政策;林的论点过于宽泛,而且没关系,但几乎是平等的。这两位教授都渴望“人类历史”,但人类历史证明了产业政策的成败。这还需要辩论吗?真正需要澄清的是,产业政策会取得什么样的社会条件?在什么样的社会条件下,产业政策容易失败?澄清这个问题对国家社会真的有益。从根本上讲,这场辩论实际上是在寻找错误的话题。

那么,什么样的社会条件适合实施产业政策?学术界在这个问题上有两个立场,一个强调“政府能力”,一个强调“发展阶段”。前者在20世纪80年代后很受欢迎。持这种观点的学者认为,只有政府有较强的能力,不受利益集团的干涉,独立制定产业政策,才能有效实施政策,政策才能满足国家的长远发展需要。后者认为,只有在“落后追赶”阶段,迫切需要产业政策,只有借鉴成功经验,产业政策才能发挥其作用,这就是所谓的“后发优势”。两种观点都是错误的,如何从中吸取教训?提及邻国和韩国的转型经验可能是值得的。社会条件与我们的相似,我们领先于我们。

从20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的第一个十年,日本和韩国已从资源动员的“模仿经济”转变为强调效率的“创新经济”。经济增长的起伏证实了技术创新领域的产业政策往往失败。例如,日本一直重视工业指导,但却遭受了计划不周的严重后果。无论其领先的计算机领域还是其潜在的半导体领域,由于决策失误,美国已经开放了它。韩国的情况类似:在信息/光电子和电子通信领域逐步占据主导地位后,“扩大产能”的行业目标仍然保持不变。因此,韩国的科技产业一直受到缺乏基础创新的困扰,而行业终于失去了实力。?

基于以上发展经验,可以得出结论,传统的“产业政策”不利于“创新与培育”。一类问题是基于信息不足引起的“监督失败”。由于创新行为通常被定义为“创造性破坏”,因此很难预测和缺乏经验。在严重缺乏信息的情况下,政策制定者不容易做出战略性行业选择和产业政策制定。在实施政策时缺乏明确的标准。这也是因为政府难以识别和监督企业,有可能滋生“寻租”行为,从而腐蚀政策并削弱其支持。由于监督失败,创新项目往往成为“大闪烁”。

第二类问题源于有限信息造成的“风险积累”。创新行为的第二个特征是风险巨大。面对不可预测和不明朗的情况,唯一的应对策略是分散风险并进行更多的反复试验。但产业政策的本质是选择公司和集中资源。实施产业政策的结果不仅会放弃反复试验的可能性,还会降低成功的机会。同时,由于政府支持造成的“软预算约束”,也会削弱企业的风险意识。一旦面临行业起伏,公司可能无法幸免。

中国目前正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迫切需要找到新的增长动力。虽然早在2000年中期,政府就开始推动“自主创新”和“产业升级”,但就具体的政策措施而言,它与之前的“追赶阶段”完全一样。它依然是政府的直接参与,依赖于许可准入,财政和税收。优惠,信贷支持等,引导企业投资创新。然而,如前所述,产业政策并非“包装世界”,并且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会产生不同的影响。目前,我们已进入“鼓励创新”阶段。过度直接和具体的产业政策可能是创新领域的一半。也就是说,“追赶阶段”的有效产业政策在创新阶段和领先阶段可能是无效的。

笔者进行了相关的企业研究,发现政府鼓励产业升级和创新政策,也存在上述两类问题。第一个是“监督失败”问题,通常发生在具有良好政治和商业关系的企业中。他们更善于自我包装,比关系管理更长,并且赢得各种政策让步并不困难。但是,在获得相关政策支持后,政府官员很难区分他们是否积极投资于创新。因此,良好意愿的奖励政策吸引了许多无法进行研发但却欺骗补贴的“假科技公司”。其次,政府支持的企业也存在“风险集聚”的问题。为了显示政治成就,一些地方政府经常选择新兴产业并提供各种政策支持。因此,他们放松了公司财务限制,因此他们不必承担风险,投资也没有经过深思熟虑。但是,在新兴产业中,技术市场尚不成熟,因此风险极高。从长远来看,它必然会导致风险的积累。?

综上所述,中国目前对产业政策的实施必须具体分析,有两点建议。首先,它涉及政策规划,不是太广泛,甚至不是全面的。有必要区分时空情况,并根据不同的发展阶段和竞争环境,特别是对工业企业的实际发展,分别进行规划和管理。其次,产业政策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是在政府治理层面。因此,政府必须与时俱进,不断改革自己,特别是掌握和处理与市场的关系,同时建立政治与商业的关系。这些都有助于为政策奠定基础。

(作者是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研究员,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研究所助理研究员)

(本文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。专栏编辑:王震,标题图来源:时代周刊?图片编辑:曹丽媛?电子邮件:shhgcsxh

相关新闻
新闻排行